第九章 怀疑


  清晨,久违的太阳像是找到了归家的路,终于结束了漫长的流浪期。

  昨晚半夜,唐妈莫名的来了一个电话,林行知佯装熟睡,并没有选择接听。

  可随后而来的一条短信,让林行知多了几分幽怨。

  谁曾想,唐妈竟然在他卧室里安装一台云监控摄像头,美名其曰督促其正常作息。

  虽说上了床,可林行知却久违的失眠了。

  一直贯彻的理性认知观,让林行知在面对未知现象时,多了几分恐慌。

  不过,得益于已经进阶的冥想本领,林行知还算顺利的控制住了情绪,在对未知现象做出一个系统性的规划后,才缓缓睡去。

  起床,脸漱,戴上便携式皮电反应装置。

  刚下楼,林行知隔着墙都听到了土狗和小猫轻快的叫声。按往常这个时间点,小土狗一般都跟在林行知身后,督促其别忘了给自己准备一天的口粮。

  当真是世风日下,狗都不在淳朴。

  林行知拿了几个面包丢到烤箱中,备好狗粮,随口嘟囔道:“哼哼,今日的快乐,明日加倍的悲伤。”

  出了门,林行知专程去了一趟物管大厅,报备了小猫的事。

  经过半来小时的车程,林行知赶到了学校,几乎是踩着预备铃声走进了教学楼。

  刚到楼梯口,林行知就看到了邹老师那如同门神般的表情。

  “邹老师,我去食堂吃早餐去了。”林行知张口就来。

  邹老师先是一僵,随后怒斥道:“你小子以为我是傻子呢,我昨天就在教室等你,没想到你这混小子根本就没回来拿课本。”

  林行知脸色微变,没想到昨天邹老师竟在教室等他。

  “走,到办公室去!”

  看着邹老师的背影,林行知感觉自己最近似乎有些浪过头了,要不做一段时间的乖宝宝?

  刚来到办公室,正见数学李老师拿着教本正往外走,看到一副老实巴交模样的林行知,眉毛一挑,举了举手中泡着茶水的保温杯,玩笑道:“哟,小林又来喝茶啊?”

  林行知面露愧色,从心二字表露,没有言语。

  邹老师依旧没好气。

  “昨天邹老师在教室等你,晚饭都耽搁了,最后还是晚自习结束后才吃的。”李老师拍了拍林行知的肩膀,一副好自为之的神态。

  这个时间段,办公室有很多老师正在备案,或是检查课后作业。

  邹老师看了看,又朝外面走去。

  林行知有些摸不着头脑,不知道邹老师到底在玩什么花样。

  邹老师没有解释,只是摆手示意,一路板着脸走出了教学楼,朝田径场的方向走去。

  此时正值上课期间,偌大的田径场只零星散落着几人,邹老师很随意的在看台处找了个位置。

  “坐吧。”邹老师脸色依旧如门神般严肃。

  “座位上有水。”林行知提醒道。

  邹老师点点头,自顾自的拿出一小包纸擦了擦身旁位置,然后坐着默然眺望着远方。

  “邹老师,也给我张纸巾呗。”林行知嬉皮笑脸的说道。

  “不坐就站着。”

  林行知一听,心下微凉,犹豫了一会才说道:“过几天月考,我保证全校前三。”

  “你小子本来就是第一,现在还准备争取前三了?”邹老师有些不满,但语气还是缓和了下来,顺势将手中的纸巾丢了过去。

  林行知会心一笑,好学生的特权就是这么好使。

  “昨天刘会计的话别太计较,他丈夫是教育局的。”邹老师冷不丁的说道。

  林行知顿了顿,一时没想起刘会计到底是谁,毕竟昨天也没有谁做过自我介绍。

  “别往心上去,魔都在教育上的矛盾还是挺严重的,无可厚非,还是可以理解的。”邹老师劝解道。

  林行知这才联想到昨天那位有些尖酸刻薄的女职工。

  如果情况真如邹老师这么说,女职工的行为确实是可以理解的。

  魔都作为一个国际性的都市,流动人口占比很大,导致基础教育人力和财力资源紧缺,这种不均衡的供需关系正逐渐加剧结构性矛盾。

  这种情形下,大部分自身权益受到损害的本土居民,有排外思想是很正常的,更别说教育局那群苦哈哈了,不仅没法维护自身利益,还双边不讨好......

  想到这,林行知随意的点点头。

  “昨天那件事,处理结果下来了。”邹老师没有在这个话题上深谈,转而说道:“计算机社团解散,学校会回收原本提供的场地和设备。”

  林行知深吸了一口气:“也就是说个人责任不追究,反而让整个集体共同来承担?”

  邹老师皱了皱眉,说道:“上面似乎是这么个意思,具体什么情况我这个班主任也不太清楚。”

  “这个处理结果不够公平。计算机社团近些年来为学校争得了多少荣耀,不敢说在众多社团中排名第一,少说也是老二老三的位置吧。还有学校举办的一些晚会活动,计算机社团拉来的赞助也就比那些玩音乐的少点儿。”林行知不满的说道。

  说到这儿,林行知好像又想了什么,盯着邹老师,神态有些儿愤怒。

  “难道是因为国际班的家长不好惹,抑或是学校的财务本身就有问题,学校这才抱着息事宁人的态度?”

  邹老师神色平静,内心却是极为诧异,林行知的判断竟跟他打听到的情况如出一辙。

  这是出于推理还是直觉?

  “其实这正合你意,不是吗?”邹老师若有所指的说道。

  林行知心中一跳,却没有表现出来。

  “邹老师,这对于那些没有参与此事的同学有失公允!”林行知仿佛没听到邹老师的质疑,而是装作受到不公平待遇的中二少年,无畏中带着几分稚气。

  邹老师看着林行知,像是准备了什么话要说,却又不知从何说起,再一次陷入了沉默。

  不知为何,邹老师总觉得这件事没有这么简单,或者说跟林行知有很大的关系。可从这件事看来,学校内部的财务也有很大的问题,林行知不过是计算机社团中受害者的代言人。

  「总的来看,整件事林行知的做法和表现都可圈可点,只是引起这件事的起源有点儿突兀,也就是看起来太过于儿戏了。

  「不过话又说话来,现实中许多重大的过错也都是因为一些不起眼的小环节......」想到这儿,邹老师也是放下了心中那份疑虑。

  “你的想法我会跟上面领导的,其实这件事也合你意,不用再浪费时间去参加社团活动,你会拥有更多的时间去参与有利于学习的事情。”邹老师说道。

  林行知瞥了一眼邹老师,说道:“我会参加其他社团。”

  邹老师:“...”

  林行知可不傻,他所在的双语学校很重视学生其他方面的兴趣爱好,对社团活动有着不错的包容性。

  甚至可以以此为借口,逃避一些琐事。

  也就是说,社团活动拥有着请假等特殊待遇。

  不参加?

  不存在的。

  良久,林行知才不甘心的再次问道:“真的只有解散社团这条路了?”

  “或许吧,但你要记住,这个世界不存在完美的计划,虚假不可能诡辩成事实。要知道,权利比计谋和诡辩更有效,学校还身处规则之内,财务问题迟早会被彻查。”邹老师站起身子,缓缓说道:“如果我是领导,结果肯定不是这样。”

  林行知感受到了邹老师话中的深意,沮丧的说道:“可惜,你不是领导。”

  “滚,回去上课。”邹老师没好气的说道。

  林行知嬉皮笑脸的应声,邹老师瞪了一眼,不知从何处掏出一瓶牛奶,丢了过去。

  “太客气了。”林行知接过牛奶,有些受宠若惊。

  邹老师摆了摆手,挺着肚子说道:“快滚,高糖高脂的乳制品我喝不了。”

  走在路上,林行知看着手中的巧克力口味的牛奶,心头有着无法识别的莫名情绪,不过片刻间就烟消云散。


  (https://www.rrxxj.com/read/66230104/543332569.html)
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rrxxj.com。fun88体育手机版阅读网址:m.rrxxj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