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un88体育 > 互联网2010(圳南) > 62.还钱和斗虎

62.还钱和斗虎


  4月17日一早。

  路舟和叶轻尘上了前往滨海的汽车。

  昨夜凌晨,他赶了飞机从京城回到广南,等到了屋里已经是半夜三点。

  上了车后,他对叶轻尘说道,“给我妈打个电话说一声。”

  说完后便呼噜噜地倒头就睡。

  “德行。”叶轻尘嗔了句。

  随后她拨了王芳的电话,“喂阿姨。我和哥哥今天回滨海......”

  等到路舟再次醒来,车辆已经到了汽车总站。

  只见他双眼有些发红,“临时起意就飞,总是要付出点代价。”

  他看了看身旁的叶轻尘,她也是正在小憩。

  “吧唧”,啃了一口叶轻尘的脸蛋,路舟将她弄醒。

  “走吧。”

  叶轻尘醒了,“就知道占便宜。”

  她伸了伸懒腰,玲珑的曲线直让路舟眼神发直,随手拉了拉她的衣角。

  “小肚脐都露出来了,没羞没臊。回家再勾引行不行。”

  叶轻尘哼了一声,便随着路舟下了车。

  两人到达滨海的时间比路舟上次清明回来要早了不少,毕竟清明假期回家的人多,路舟光排队买票和安检就浪费了不少时间。

  此时离午饭时间还早。

  路舟领了叶轻尘坐上公交回到国宝小区,王芳给两人开了门。

  王芳笑着招呼两人进门,“来啦。今天怎么这么早。丫头也来了,累着没有?”

  叶轻尘甜甜一笑,“阿姨好。”

  路舟一边脱鞋,一边说道,“不是假期,路上也通畅。所以早了不少时间。”

  等脱了鞋,他透过屏风看见了路勇正坐在沙发上,正陪着另外一人再聊天。

  “妈,有客人?”路舟问了王芳一句。

  而王芳则是凑到路舟耳边,“老陈的债主。”

  路舟套上拖鞋后,来到了客厅。

  “爸。”

  “叔叔。”

  路勇见了路舟和叶轻尘,“来了。坐。这是林伯。”

  “林伯好。”

  林清河见了,也是微笑,“呵呵。这是阿舟吧。十几年不见,都长这么大了。”

  路舟见了林清河,他头发有些花白,身穿一身唐装,满面的红光,略显富态。

  以前,路舟是听过路勇说到林清河的,但现在却是第一次见。

  而路舟听得最多的,莫过于林清河的发家史。

  林清河和路勇是同乡,比路勇要大上几岁,加上没有上中专大学,所以早早就出外。

  早年在滇省搞养殖,当时管制还不严,加上边境那时混乱,林清河是扛过猎枪,手头是沾过血的。

  后来约莫圳南开放前后,他便往了南边,倒卖香江而来的水货。

  “草莽英雄。”路勇曾这么说过,若是他一大学生,那生十个胆也不敢做的行当。

  到了后来,林清河洗了白,同家中几兄弟合伙买下了圳南一处电子厂,去年蒙混上了中小板。

  这中间,路勇算是老友帮忙,曾经帮林清河一些房产地产的估算工作,路勇过目过一些资料。

  “举债,杠杆,造假高估。创业板上了一夜暴富,上不去立马死掉。”

  林清河当时看来近乎赌博式的疯狂,让路勇震惊。

  “公借私,拿股民的钱放高利-贷,虚开,中饱私囊......”

  路勇从中道来的各种传说轶事,也许不过是早几年乱象的冰山一角。

  世间本就不缺草莽英雄。

  “这是你女朋友吧,阿舟。倒是真大了,都到了该谈婚论嫁的岁数。什么时候请林伯来主持一番。”

  林清河自然地打着路舟玩笑,表现全然没有丝毫草莽意味,倒像个和蔼的长辈。

  路舟是不愿意让叶轻尘掺和过多,虽然她也算当事人。

  他对叶轻尘说道,“轻尘,到我房间看会书去。”

  叶轻尘看了路舟的表情,只得乖巧地进了房间,而王芳也没有多留,也是进了路舟的房间。

  路舟坐在沙发的单座上,笑呵呵地说道,“你们继续聊。”

  而路勇和林清河则是默契地没有继续刚刚的话题,反倒是拉起了家常来。

  “老狐狸。”路舟端起茶杯抿了一口。

  聊到一段,两人皆稍停了下来,林清河掏出了香烟。

  而路舟则是探过身去给林清河点烟。

  等点了烟,路舟直接开了口,“林伯这次来,是为了陈叔的事情吧。”

  林清河听了也没有表情,舒缓地吐了一口烟气,“算是吧。之前听了你爸说老陈的前妻也走了,岁数长了,人总归是多愁一些。”

  路舟看着林清河的模样,直感好笑。

  他心想,“借题发挥倒是说得好听呐。油漆都能泼到我广南那去,现在在面前装什么。”

  而他联想起路勇此前给他提及的轶事,路舟多少有了些猜测,钱不是林清河的,而催收是他高利-贷公司的流程。

  “阿伯。你可还年轻,哈哈,电子厂去年才上市,事情还多着呢。”

  林清河显然有些受用,“你小子倒是会说话。上市也不容易,要对股民负责。”

  路舟话头再转,“给陈叔担保的事情,我和我爸也是商量过的。之前清明也是先给还了一部分。”

  他看了一眼路勇。

  林清河微眯了眼,“老陈的事情,都好说。毕竟当时是勇子说的事,乡里的兄弟还是信得过的。”

  路勇也是开了口,“林哥,这事怪我。钱,刚我也说了,莫要担心。”

  林清河一副老神在在,端起茶杯后说道,“阿勇,话是这么说。你也总给个时间,我好安排。”

  而路勇自是话头无从接起,路舟则说了起来,“伯。这样,时间我给你说。能作数。”

  林清河看了路勇一眼,显然有些不相信。

  路舟也不理会,接着说道,“今天可以再结清四十万。剩下四十万后续两个月结。六月底还清。”

  本来,路舟是打算这次回来就将手头有的七八十万给结清。但转念一想,不由多留了点心,这会还多了难免让人起疑心。

  毕竟此前不知道自己老爸是找的林清河这一口“林伯”叫得是亲切,但他是知道这可是吃人不吐骨头的老虎,反正能谈自然是谈。

  林清河听了后,大笑了起来,“勇子啊,倒当真没想到你家小子这么出息。我儿子要能有阿舟一半能耐,我都可以安心退休咯。”

  路勇是将林清河的两个败家儿子给路舟提过几句,全然是反面教材,一个比初中就搞大女同学肚子,一个在学校扛把子直接被丢进了部队......

  “能有我一根脚趾就不错了。”路舟心中吐槽着。

  路勇也是打着太极,“压力大不大,东借西借的别整得自己没法过。你林伯还是照顾晚辈的,事情都可以谈。”

  林清河听了自是再次眯了眼,似在思考。

  “时间还早,要不现在直接去银行吧,林伯。”路舟说道。

  “好!好!小伙子。”林清河起了身,哈哈大笑拍着路舟的肩膀。

  路舟也是嬉笑起来,露出了无害的笑容,“那连同上笔还款,林伯写个还款条呗。”

  这人情借款,路舟是心里端着明白,老一辈人间互相扶持帮助,讲究一个人情义气。

  路勇自然也不例外,从给陈和担保,到还了林清河钱。路舟几乎能想到,路勇是绝对开不起那个口找林清河要还款条。

  路勇是没法开口,但路舟这个小辈就无妨了,他开了这口也不怕碍了林清河。

  林清河一听,摇了摇手指,对路勇说道,“精小伙!勇子有福啊哈哈哈。”

  至于路舟,也不管林清河这番态度真假,反正待会还了款,条子拿到手就行了。

  于是,屋里的三男人各揣着心思出了房门。

  等到客厅安静了起来,屋里的王芳也注意到了,她对叶轻尘说,“男人的事情啊,由着他们。走,丫头,咱做饭去。”


  (https://www.xshengyan8.com/read/146164/455882321.html)
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xshengyan8.com。fun88体育手机版阅读网址:m.xshengyan8.com